上海新闻

炼狱5: 610办公室

有人问:“法治国家”的中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人间悲剧?为什么犯下无数罪行的恶人会得到奖赏而不是受到严惩?

一些人也在问,这是怎么发生的?这不可能吗?然而,历史经验和现实的历史数据告诉我们,这一切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已经发生了。

所有这些罪恶的根源都来自蒋氏集团及其控制下的“6.10”办公室,该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

“6.10”被江某某非法赋予了法外权力:“6.10”拥有处理问题的全部权力。在这个问题上:不接受请愿,不接受上诉,不接受监督部门的监督,不接受律师的辩护,不起诉执法人员,不代表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不通过新闻媒体报道真相,不向外界披露迫害。

“6.10”有权决定每个学生的逮捕、起诉和刑期,有权批准劳动教养,并有权进行经济处罚。

“6.10”规定强迫学生放弃他们的信仰:“杀死医生就是自杀,不检查尸体的来源并当场火化。”

“非人化的政策。

蒋某某和“六·十”制造了迫害的舆论,煽动不了解真相的人互相仇恨。他们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如地毯式轰炸、文化大革命式的谣言、诬陷等等来诽谤创始人和学生。所有报道真相的网站、电视、广播和报纸都将被封锁。

蒋某某和“6.10”有险恶的规定,即一切利益、奖惩都与问题联系在一起,以迫使各级政府、政府机构、企业、学校,甚至农村和全国都参与迫害。

这些指示和宣传让老百姓讨厌,所谓的“执法人员”不惜一切手段强迫受训者改变。

马的三所劳动教养机构敢于迫害那些拒绝以无法无天的方式皈依的学生。他们邪恶的根源来自蒋氏集团和他们控制下的“6.10”办公室。

2002年12月中旬,中央政府“6.10”办公室认为,马三女子中学的转学率太低,无法满足她们的要求。他们直接派了一个工作组去马三女子中学。

从那以后,整个研究所的每一个邪恶的警官,从主任到每个旅和分队,每天都在互相争斗:因为害怕暴露,这里的邪恶警官一般不会当众打人,而是煽动和鼓励犹太人打架。

犹大会给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手铐和手铐,电棍和电棍,他们会假装不知道他们会打什么样的耳光。

学生不允许整天整夜睡觉。犹大有时不让学生连续睡十多天。当学生闭上眼睛时,他们会撞到嘴巴。一位犹大领袖建议将手帕浸入水中,然后泵入他们的眼睛。让犹大给大发学生读些邪恶的材料,让他们回答问题。

一旦你们有不同的意见,你们就会互相争斗,迫使你们蹲下来受刑。

如果他们不屈服,他们将被锁在一楼的铁门里。当他们到达那里时,他们可以拽着耳朵,拽着头发,把手放在学生的头发上,拼命地摇它。然后,他们会拉学生的头发,把它们扔到地上,拖得满地都是。

再按倒在地用脚往学员身上踢,往身上踹,踢得学员在地上直打滚,而站在一旁的犹大却在狂笑不止。然后,他倒在地上,用脚踢学员。他踢了学员的身体,使他们在地上打滚,而站在旁边的犹大歇斯底里地笑着。

晚上把你的手绑在铁床上。把它们系紧。你的手腕不会断的。

一些法轮大发的学生把他们的手绑在铁床的腿上,绑了几十条绳子,没有任何空隙。同时,把你的脚绑在一起,让你蹲12个小时而不去厕所。如果你说你有尿,你就把它放进裤子里,然后给我吃。

其中一名学生被拷打并哭泣,但女警官对犹大说,如果没有,用胶带封住嘴。绳子解开时,双手肿得像个大馒头,因为绳子已经扎进肉里了。绳子无法解开,只能撕扯。疼痛显而易见。

一些学生的手被大水泡绑住,手背腐烂,脓液流出。

犹大把大发学生铐在暖气管道上,并用电棍为学生王雪买彩票。他们给他全身电击。把学生的手绑在背后,强迫他们蹲下,脱下袜子,在穿上之前写下侮辱师父的话。这种酷刑持续三到四个月。一些人告诉学生站在马步的木桩上,双腿和身体蹲在原地,双腿僵硬。

如果你没有到达指定的位置,用棍子用力抽打你的身体和腿,你的整条腿就会变成黑色和紫色。

集体洗澡时,受伤的学生不允许去,因为害怕其他学生会看到他们。

如果你不让步,让几个强壮的犹大强迫学生的两条腿被绑在双人组的位置上,一条绑一个晚上,一个学生被绑在双人组的位置上16个小时。

一些学生双腿被绑成双板状,手臂被绑在背上,一只在大手臂上,一只在手腕上,被紧紧地绑着。

然后用绳子把你的腿紧紧地挂在脖子上,一条接一条地绑在一起,这会让你的上半身站不直,头也抬不起来,所以你会蜷缩起来,趴着,这是非常痛苦的。

犹大首领看着他说∶「你知道法律是什么吗?什么是独裁?这是法律,这是无产阶级专政”;一些学生被绑起来后,犹大把纸做成球塞到你的鼻子里,让你呼吸困难。

有时候,当呼吸力稍微高一点时,纸球会被吸进鼻子,其中一个学生花了几天时间才把纸球取出来。

大多数被双人组束缚的学生不能正常行走,双腿无力,不能用力行走,有些人瘫痪了。

一些大发学生被带到复杂的大楼去关掉喇叭。

白天很冷,晚上更冷。即使我想睡,我也睡不着。我太冷了,以至于我的心被绑在一起。另外,我不能通过把你铐在铁椅子上来移动你的四肢。把你铐上一天是不人道的,但是邪恶的警察把学生铐了十多天。

当一些学生被释放时,他们的手臂不够好,不能用两条腿走路。他们中的一些人不能移动四肢,只能用担架抬回去。

一些学生被带到综合楼的房间。工作组中的几个人蹲着迫使学生们挤在冰冷的地上。他们用被单捆住学生的腿。腿下面站着一个坚硬的皮革鞋底。然后他们把双手铐在背上,这非常痛苦。他们还把大发的书放在学生的屁股下面。两三个小时后,一名150到60公斤重的来自帮助和教育队的男警官把他的两个膝盖放在受训者的腿上,并把他们推倒。警官仍然不放心,把脚踩在学员双人组的腿上。然后,他把学生的手举到前面,把他们铐在警官坐的椅子腿上,来回拖着椅子。学生们的腿是双盘的,但他们的头几乎在椅子下面,因此长期残酷地折磨着学生。

面对不合理的迫害,一些法轮功学生采取绝食抗议。马三第二女子学院邪恶的警察强行喂食和输液。所有费用都由学生的家庭成员承担。

每天中午或准备好一顿美餐后,五六个人会把绝食者抬到食堂去闻食物。

一个学生已经绝食四个多月了,最后他失去了他的形象,他的脸没有肉了,他的两个颧骨和脸颊都突出来了,他的身体变瘦了。最初,一个130-40公斤的人被折磨到只有80公斤,最后他不得不被送回。

还有一个50多岁的大发学生。犹大一直在折磨她,因为他抗拒邪恶的安排,不参加研究所的劳动或锻炼。

一段时间后,她带她出去做运动。她坚持不做这件事。回来后,她遭到毒打。玩完后,她又带她出去锻炼了。她仍然没有做这件事。回来后,她遭到毒打。

她被打了很多次,以至于邪恶对她什么也没做,也没能改变学生坚定的信念。

在马三的两所女子学校,所有意志坚定的学生都被指责有精神问题和精神障碍。

他们购买了测试设备,并邀请心理学家对这些学生进行测试。

有些人反复测试不止一次,但测试结果正常,有些测试结果比正常人更正常,让邪恶的警察无言以对,随它去吧。

对于那些特别坚定的学生,邪恶的警察坚持说他们有精神病。

他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接受药物刺激、注射甚至电击。最后,医院断定他不像一个精神病人,并把他送回了马三的两家女子医院。回来后,他不断受到迫害。

被马三家庭女子中学非法拘留的1,300多名学生长期遭受无理迫害和精神折磨。结果,对大发没有足够的正念或信仰的学生在无意识状态下写了三本书。

当他们醒来时,痛苦的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

他们中的许多人宣称他们写的三本书无效。这时,第二女子学院邪恶的警察尽了最大努力,好像他们疯了一样。他们宁愿杀人,也不愿强迫人们改变。他们永远不会被允许宣布这三本书无效。

一名学生被锁在一楼的铁门里。犹大,有人用棍子,有人用皮带,有人用拳头,他们中的五六个人一起上去打学生的头和脸。这个学生被打昏了几次。然后他们尽最大努力掐住人们的脖子叫醒他们,把笔塞到学生手里,强迫他们再写三本书。

学生们宁死也不写,然后他们又被打败了。当犹大不能战斗时,他们强迫学生蹲四天四夜,脚跟平放,并要求他们的脚的宽度不要超过地砖的宽度,所以他们在任何活动中都被殴打。然后按下双板将腿绑在一起几天。

就这样一口气折腾了40多天,终于这个学生坚定地走了过来,邪恶终于对她无可奈何。

一名学生宣称他的“三本书”无效。犹大把她锁在一楼的铁门里,五六个人在一起。过了一会儿,她把人打昏,认不出东南和西北。第二天,袋子看起来像一个大南瓜,她的眼睛肿了,什么也看不见。

她几天不允许在供水室洗澡,只是担心其他队员会看到她。与此同时,她不断折磨她,寻找一些很难刺伤她的手指加里。

在马三的两个妇女之家,腿不好的人,背着他们走路的人,在架子上走路的人,被担架抬到医院的人,都被逼疯了。

在马三第二所女子学院,特别坚决的学生被殴打致死。不杀几个来回是不容易放手的。

有时,当我们排队去食堂吃饭,经过一楼或打扫一楼时,我们经常听到学生们被铁或仓库拷问的声音。

马三女子中学的犹大不仅充当邪恶警察的打手,还为邪恶警察迫害学生提供建议。他们折磨学生的残忍方法几乎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这里的犹大首领包括林平、王宇威、张秋月、王美雪等。

2001年苏静因迫害学生被评为“一等英雄”,并获得上级一次性奖金5万元后,2002年610办公室蹲下后,苏静迫害学生再次受到江xx集团的赏识,2003年9月获得“国家英语模范二等奖”。

在这起血腥案件和谋杀案的背后,事实证明所有罪行的根源都来自蒋氏集团及其控制下的610办公室。

由于国际舆论的压力,“6.10办公室”现已更名并被撤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